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關注我們: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掃一掃

風格切換

您的位置: 首頁 >>印象文化 >> 查看內容
印象文化

貴州安龍路志:安坡路的前世今生

印象貴州 2021-10-21 21:34 18465 0

摘要:  貴州安龍素有“三千歷史,三百畝荷花,三十處美景”的美譽;在縣城城南石頭寨處,蜿蜒山澗的南昆鐵路、汕昆高速、324國道宛若三條巨龍交匯于此,被人們戲稱為“三龍出海”;離此不遠的梅子關處324國道下的崖壁上,清 ...

     印象貴州網訊 (趙歷海)貴州安龍素有“三千歷史,三百畝荷花,三十處美景”的美譽;在縣城城南石頭寨處,蜿蜒山澗的南昆鐵路、汕昆高速、324國道宛若三條巨龍交匯于此,被人們戲稱為“三龍出海”;離此不遠的梅子關處324國道下的崖壁上,清光緒二十一年秋,興義府(今安龍縣)知府兼守備石廷棟所提摩崖石刻“獨立三邊”已掩映在青山密林中。這“三”者間是何關系呢?怎么又會扯在一起啦?這得從“獨立三邊”摩崖石刻旁印著深深馬蹄印的古驛道來說說安龍路志:安坡路的前世今生吧。


南昆鐵路 汕昆高速 324國道交匯處

     安坡路:顧名思義為安龍縣城通往城南坡腳的道路。途經幺塘、石門關、梅子關、三道溝、直達南盤江。全長30多公里。沿途地處滇黔桂三省結合部,為云貴高原向廣西丘陵過度地段,海拔落差1千多米,溝壑縱橫,萬山峭立,氣候多變,自古為滇黔通往兩廣的重要通道,歷來為兵家必爭之地。《興義府志》地理志有云:“興郡南界粵,西界滇,實黔境西南巖郡也……萬山峭立,四面水環,南有南盤江之險,守石門關、坡腳、者香諸要口,據山扼江,足以制粵”。據此,無論是從商旅往來,還是從地方政權的穩定考慮,歷朝歷代都很重視此通道的經營。


府城南路古驛道遺跡

    西漢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漢武帝遣使唐蒙沿牂牁江說服夜郎侯多同降附,于今盤江流域置夜郎縣,今縣境為其轄地。坡腳當時就為古牂牁江通往縣境乃至云貴的一處重要渡口。由于古代生產力極其低下,沿途地形極為險峻,加之地方政權更迭頻繁,戰亂連連,民不聊生,安坡路沿途長期以來均為林間小道。也就是“山澗溝壑本無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主要交通工具為人挑畜馱。致和元年(公元1328年)三月,元朝在紅水河(今南盤江)邊置安隆州,不久改置安隆寨。明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以來,隨著安隆洞、安隆守御千戶所等地方政權逐步鞏固,今縣境及滇黔與粵地交往日漸增多,商旅往來逐漸繁盛,匪患也日益猖獗起來。沿途險要處如梅子關,石門關等就開始有了人為的防御工事。進而形成重要隘口。清順治九年(公元1652年)以來,永歷、順治、李成爵卓布泰吳三桂王蘘仙、袁祖銘……多少帝王將相、地方軍閥紛紛折戟沉沙于此。當年的金戈鐵馬,刀光劍影、慷慨悲歌、愛恨情仇,每每提及時時令人驚心動魄,浮想聯翩。


古驛道遺跡

    清順治十五年(公元1658年),清將卓布泰率兵數萬人進攻南明永歷朝廷之陪都安龍府,經幾番激戰,最終取得府城城南石門關之役的勝利,才得以擊敗永歷朝廷留守安龍府的明將李成爵,最終完成統一中國之大業。

    清康熙十二年(1673年)八月,清廷撤三藩,吳三桂反。清康熙十七年(公元1678年)三月,吳三桂在衡州(今湖南衡陽)稱帝;同年8月暴卒,其孫吳世璠繼承帝位。康熙二十年(公元1681年)正月初一晨,賚塔率軍5萬余眾從坡腳北渡南盤江,直逼石門坎。賚塔令諸將希福、勒貝、瑪奇等率師前進,而另與總督金光祖等分兵“間道”(偏僻的小路)躡其后,前后夾擊周應龍、何繼祖。清軍強攻第一道防線得手后,大隊續進,又連續奪取十余道關口。戰至黃昏,何繼祖投入預備隊,清軍前鋒及綠營炮彈、羽箭用盡不能阻敵,遂列陣隱蔽伺機,何繼祖率部涌下,清軍大隊突然夾攻,何繼祖不支潰退南籠,清軍奪取梅子關、石門坎。隨后清政府在南籠府(今安龍)城南石門關駐兵把守,府城南路成為南籠府連接廣西的主要通道,戰略地位更為突出。


“修興義府南路的碑”記

     1797年(嘉慶二年),南籠府城南南鄉洞灑布依寨王蘘仙因不堪清政府和地方土司雙重殘酷剝削,與同鄉當丈的韋朝元率眾發動了以布依族為主體,廣大貧苦群眾廣泛參與的反清起義——南籠布依族起義,起義軍與兩廣總督吉慶府城南路梅子關,小巢、石門關等處發生的大小戰斗幾十起。起義被鎮壓后,清政府改南籠府為興義府。同時,將安籠鎮改安義鎮,在興義府城南路設洞灑和石門關二塘,因洞灑塘為興義府城通往廣西的第一個塘,故名幺塘。《興義府志》右營兵制有云:“府城南路二塘,兵十。洞灑塘五,距城十五里。石門坎五,距城二十里。距冊亨三道溝訊二十里。”從此,幺塘便有了“三邊通衢,府城第一塘”的美譽。沿途訊塘的設置,鎮守南盤江北岸,保障興義府與兩廣的聯系,保護來往于西南與華南之間的商旅物資。


摩崖石刻

     道光二十一年(公元1941年)至咸豐五年(公元1855年)間,張锳任興義府(今安龍縣)知府,先后修書院、建府試院、陪修招堤、建半山亭、創修府志……政績卓著。其中最重要的政績之一就是修筑府城至坡腳的驛道。又稱府城南路。至此,府城乃至滇黔才有了真正意義上通往兩廣的道路,古驛道遺跡至今尚存,尤以梅子口處,“獨立三邊”摩崖石刻旁近兩寸深的馬蹄印驛道最為明顯。

     道光二十二年(公元1942年)七月,張锳倡議捐資白金2000兩修筑府城至坡腳驛道,經兩年竣工。道光拔貢生,興義府人嚴以正的《修興義府南路碑》記述了此事:“國家承平二百余年,河山盡入版圖,荒徽咸凜聲教。興郡壤接兩粵,僻處邊疆,遠通羊城,近達象郡,賈商輻輳,貨物駢臻。由粵入郡之路,自坡腳經石門坎,三道溝、梅子口、打坐坡諸處,山路崎嶇,石徑險狹,行者苦之。觀察張公制郡有年,建試院,修書院,嚴課試,增經費,培招堤,開水道,種種實政,昭人耳目。念南路之未平治也,奚集眾捐修,都計費白金凡二千兩有奇,又選郡人之能者量其事。路長七十余里,鳩工庀材,無間寒暑,越兩載而告竣焉。郡人屬予記其事,予雖不敏,弗敢辭……”

     興義府南路的修通,極大地促進了滇黔與兩粵的商貿往來,往來于興義府南路的馬幫絡繹不絕。光緒三年(公元1877年)三月,清政府在府城南路坡腳設厘金局,查驗過境商品,征收過境貸物稅。自此,每年均有2000余兩白銀從坡腳通過石門關上解到省,興義府南路成為清廷貴州當局的一條“財路”。光緒十一年(公元1895年),興義府知府石廷棟在石門關梅子口摩崖上題寫了“獨立三邊”四個大字,足見該路對于興義府及滇黔桂三省的重要性。

     民國時,石門關駐兵撤銷,興義府南路成為了盤踞在廣西北部的軍閥、土匪劫掠百姓、官商的一條“通道”。民國11年(公元1922年)3月20日,桂匪1500余人越過南盤江,經坡腳過石門關,幺塘,開到南籠縣城。見縣城防空虛,桂匪乘機搶劫縣城商民財物,并將袁祖銘父親袁干臣及婦女兒童數百人掠為人質。23日,匪眾押著人質,馱運著擄得的財物離開縣城,經興義府南路向南盤江方向撤回,十多里路的人流在匪徒的鞭打聲、呵斥聲中哭聲震地、撕心裂肺、慘不忍聞。

          安龍解放后,新生的人民政權建立后,在廣大群眾的堅強支持下,人民政府剿滅了長期盤踞在興義府南路一帶的國民黨殘余及綠林慣匪,興義府南路由此掀開了嶄新的歷史篇章。1956年12月,安龍縣城經幺塘至坡腳公路正式動工興建,歷時兩年竣工,于1958年10月正式通車,因起始點為安龍和坡腳,故名安坡路。這是安龍縣“一五”時期開工建設最重要的公路項目之一,為安龍縣經濟建設做出了突出的貢獻。1997年,國道324線改經幺塘、石門關、梅子口達廣西,安坡路迎來了嶄新的春天。后來,國家又相繼在安坡路中段梅子口下修建了南昆鐵路和汕昆高速公路。加之南盤江航道的開通和興義機場四通八達的航線,滇黔桂“水陸空”立體交通網業已形成。

     如今,安龍縣、黔西南州南下兩廣的道路交通早已今非昔比,已不依賴于昔日這小小興義府南路了,古驛道上的關隘、馬幫的馱鈴聲連同當年的金戈鐵馬,刀光劍影、慷慨悲歌、愛恨情仇一并淹沒于凄草涼林中。但是,我們不應忘卻古驛道上曾經發生的一切。記住曾經的歷史,我們才能更好地展望明天。


編審:融媒中心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返回頂部
中文字幕无码播放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