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關注我們: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掃一掃

風格切換

您的位置: 首頁 >>印象文化 >> 查看內容
印象文化

典藏古皇城 加油新安龍

印象貴州 2021-10-29 14:29 23009 0

摘要:  2月22日,正當武漢正處于全國乃至全世界抗擊新冠肺炎的焦點,承受著來之四面八方無語言表的超級壓力時,央視原《國寶檔案》主持人任志宏用他那辨識度極高的磁性男中音,在其自媒體抖音賬號上給武漢加油,給全中國加 ...

          印象貴州網訊 “你知道‘加油’這個詞是怎么來的嗎?清朝道光年間……就是張之洞的父親張锳創造出來的”,2020年2月22日,正當武漢正處于全國乃至全世界抗擊新冠肺炎的焦點,承受著來之四面八方無語言表的超級壓力時,央視原《國寶檔案》主持人任志宏用他那辨識度極高的磁性男中音,在其自媒體抖音賬號上給武漢加油,給全中國加油,由此,源自安龍的典藏“知府添燈油”便上升為“加油”典故,傳遍了大江南北。安龍自漢代以來史不絕書,典藏無數,以“知府添燈油”為代表的無數經典典藏激勵著一代又一代的安龍人民,創造一個又一個的新安龍,下面就和各位“看官”聊聊安龍這些代表性的典藏吧。

          典藏古皇城之“獨立三邊”
          安龍縣地處滇黔桂三省結合部,為云貴高原向廣西丘陵過度地段,海拔落差1千多米,溝壑縱橫,萬山峭立,自古為滇黔通往兩粵的重要通道,西南地區重要的戰略要地,歷來為兵家必爭之地。《興義府志》地理志有云:“興郡南界粵,西界滇,實黔境西南巖郡也……萬山峭立,四面水環,南有南盤江之險,守石門關、坡腳、者香諸要口,據山扼江,足以制粵”。其南境的石門關自古為貴州通往兩粵的南大門,與貴州最北面的婁山關齊名。獨特的區位優勢不僅孕育了安龍三千多年悠久燦爛的歷史文化。也使得這里自古商旅興盛。1851年(道光二十一年),興義府南路的修通,極大地促進了滇黔與兩粵的商貿往來,往來于興義府南路的馬幫絡繹不絕。光緒十一年(公元1895年),興義府知府石廷棟在城南梅子口摩崖上題寫了“獨立三邊”四個大字,足見其地理位置的重要性。現如今,縣城南境的國道324線,南昆鐵路和汕昆高速公路相繼修通。加之南盤江航道的開通和興義機場四通八達的航線,滇黔桂“水陸空”立體交通網業已形成。為宜居新安龍的建設提供了快速便捷的交通保障。


          典藏古皇城之“三千年歷史”
          早在一萬多年前的舊石器時代晚期,今縣境就已有人類活動,他們在這塊土地上繁衍生息,創造古老的文明。據史籍記載,春秋戰國時期,今縣境屬古夜郎國,西漢改隸于牂牁郡,宋代中期于今縣城東北置安隆洞,明初于今縣城設所置官,留兵屯戍,永樂年間,城已具規模。后經歷代修建,城內街道縱橫,房舍鱗次櫛比,人煙薈萃,商旅繁盛,成為滇黔桂三省交匯區重鎮。1652年,南明永歷朝廷入居安龍,把這里作為陪都,建立政治、軍事指揮中心,進行了四年的抗清復明斗爭。有清一代,南籠廳、南籠府、興義府在這里設治所,軍事機構安籠鎮、安義鎮亦先后駐于府城,安龍成為黔西南地區政治、軍事、經濟和文化中心。辛亥革命后廢府設南籠縣,1922年改稱安龍縣。1966年建安龍布依族苗族自治縣,至1982年建黔西南自治州,復改為安龍縣至今。三千多年的歷史進程, 在這里孕育了深厚的文化底蘊,古跡眾多,典藏無數,極大的增強了當地人民建設宜居新安龍的文化自信。

          典藏古皇城之“三帝王賜名”
          清順治九年(1652年)正月,孫可望遣總兵王愛秀至廣西迎永帝朱由榔入貴州,二月六日,永歷朝廷移居安隆,永歷帝自詡真龍天子,希望能在安隆安邦固國,于是便將安隆所改為安龍府,在這里建立反清復明的陪都,從此安龍便有了“皇城”,“龍城”的別稱;六年后,清順治十五年(1658年)十一月, 清將卓布泰從廣西,攻克梅子關,石門關天險,于安龍府城城郊涼水井(今幺塘大水井至小水井一帶)擊殺鎮守此處的明將李成爵,攻取安龍府,順治帝很是高興,于是便將安龍府改為了一個帶有侮辱性的名字—安籠所(諧音鎖),肅清了朱由榔在安龍的小朝廷,最終完成了清王朝的統一;嘉慶二年(1797年)正月,南籠府城南南鄉洞灑布依寨王蘘仙因不堪清政府和地方土司雙重殘酷剝削,與同鄉當丈的韋朝元率眾發動了以布依族為主體,廣大貧苦群眾廣泛參與的反清起義——南籠布依族起義,起義軍圍攻南籠府時,府城危在旦夕,城內鄉坤自發捐錢捐物,并親上城樓,協助守城,起義軍終未攻破府城,大大減緩了起義軍進攻省城的進度。起義被鎮壓后,嘉慶帝為嘉獎守城鄉坤的義舉,親自下旨將南籠府為興義府。
         一個邊地小城的城名之所以會引起三位帝王的重視并親自賜名,和其“獨立三邊”,貴州南大門戰略位置所引發的重大歷史事件密不可分。歷次重大變故后,因亂而治,龍城便出現了許多賢相名臣,才子佳人,他們的感人事跡為當地民眾歷代傳頌。


          典藏古皇城之“名人軼事”
         “龍城驚變”:清順治三年(1646年)十一月,永明王朱由榔在廣東肇慶稱帝,年號“永歷”,建立永歷政權,又稱南明王朝。永歷政權建立后,曾一度收復南方大片土地。明末農民起義軍將領孫可望為竊取南明王朝的勝利成果,挾天子以令諸侯。清順治九年(1652年),孫可望遣總兵王愛秀至廣西迎永歷帝朱由榔入貴州,二月六日,永歷朝廷移居安隆,永歷帝自詡真龍天子,希望能在安隆安邦固國,于是便將安隆所改為安龍府,在這里建立反清復明的陪都,隨著反清復明戰爭形勢的不斷變化,孫可望廢永歷稱帝的野心急速膨脹,以吳貞毓為代表的十八位朝臣對孫可望進行了殊死斗爭。順治十一年(1654年),因永歷君臣密謀請李定國回安龍護駕一事被孫可望探知,孫可望勃然大怒,下令誅殺吳貞毓等一眾朝臣。四月八日,諸臣被孫可望手下押至北關馬場行刑。諸臣神色不變,各賦詩見志。賦畢對各官拱手說:“學生輩行矣!中興大事交付列位;但列位都要忠于朝廷,切不可附天壽、吉翔賣國,學生輩雖死猶生也。”諸臣相互誓曰:“我等死后,不可分離,須戮力同心,活捉秦逆,獻之闕下。”大義凜然,引頸受戮。劉議新以知情不報杖斃;不久林青陽亦被逮回殺于火草坪。十八人的尸體示眾三日,吳貞毓和鄭允元埋在城西海源寺,其余十六人的尸體由其家屬合葬于馬場,后人稱為“明十八先生之獄”。當地人稱為“龍城驚變”。還被安龍黔劇團排成黔劇廣為展演。現在的安龍博物館(俗稱皇宮)和明十八先生祠為其歷史遺跡。
        “招公筑堤”:有民間傳聞龍城自古多兵災,皆因城北渟池(今陂塘海子)勢若反弓,易水勢始利。同時更為解決水患,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駐安籠(安龍)游擊招國遴捐俸修筑,因此得名招堤。舊志云:“安籠城北有渟池,綿亙數里,土人呼為北海。有識者言,水之形勢如反弓,不利于安籠,安籠之屢被兵用武,不克敉安,職此故,筑堤以易水形始利。國遴至,乃捐白金二千兩,伐石筑長堤,經始于三十三年冬,至明年春而堤成,廣八尺,袤三十余丈,人稱為招公堤,安籠乃安”。后人在渟池廣種荷花,因此龍城又名“荷都”。現如今,招堤濕地公園已成為龍城一張靚麗的名片。
        “文驚四座”:張之洞:字孝達,道光十七年(1837年)九月生于其父親張锳任職的興義府(今安龍)官舍,張锳第四個兒子。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七月,張锳在城北金星山東側建半山亭,地方鄉紳名仕,文人騷客于亭內設宴相慶,席間,眾賓客紛紛吟詩作對,對張锳的卓著政績大加贊譽,輪到張之洞時,年僅11歲的張之洞仿歐陽修的《醉翁亭記》,即興揮毫,一氣呵成,寫下了在龍城傳頌千古的佳作《半山亭記》,文驚四座,剎時間,整個宴席鴉雀無聲,隨后,眾賓客無不拍案叫絕,驚呼“神童”!郡人勒碑刻石,嵌于半山亭中。有詩云:“涼亭初成了,群賢畢至,少年揮毫,愜意間,孩童才氣千古傳”。


        典藏古皇城之“知府添燈油”
        道光二十一年(公元1841年)至咸豐五年(公元1855年)間,張锳任興義府(今安龍縣)知府,先后增經費,培招堤,開水道、修府志……政績卓著。其中最重要的政績之一就是建試院,修書院,嚴課試,極大地促進了府郡教育事業的發展,張锳對府城教育的重視還體現在很多細微處,尤以“知府添燈油”的佳話最為經典。    

        話說當時的興義府城,每當夜幕降臨后,夜深人靜時,忙碌了一天的人們漸入夢境,可大街小巷總有些稀稀疏疏的燈光,那是秉燭夜讀的莘莘學子。這時總會有兩個更夫從衙門出發,前一個提燈籠,后一個挑桐油,沿大街小巷巡城,但見哪戶挑燈夜讀,便停下高喝:“府臺大人給相公添油嘍”。待讀書人持盞開門,便取出油簍,往燈盞續油,臨別還補一句:“府臺大人祝相公早取功名。”
        “知府添燈油”的典故不管有無史料記載,但從古自今,在安龍,黔西南州、貴州乃至全國廣為流傳是不爭的事實,否則原央視的名主持任志宏老先生也不會在其自媒體上推崇此事,只不過是他老人家無意間將此佳話升華為“加油”這一放之四海皆通典故罷了。處在歷史新起點的安龍人民,不僅要將其保護好,宣傳好,更要從中吸取精神力量,擼起袖子加油干,建設更美好的明天。安龍加油!(趙歷海)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返回頂部
中文字幕无码播放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