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關注我們: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掃一掃

風格切換

您的位置: 首頁 >>印象文化 >> 查看內容
印象文化

貴州安龍:府城北路話古今

印象貴州 2021-11-15 12:27 12529 0

摘要:  這是一條已被時代拋棄的古驛道,它曾經閃爍過耀眼的光芒,吸引過世人的目光。這條道上產生過許多驚心動魄的故事,牽連著許多著名人物,就連嘉慶皇帝也為之賦詩紀事。走在這條古道上,久遠的歷史就會一一涌上心頭。它 ...

          印象貴州網訊 (趙歷海這是一條已被時代拋棄的古驛道,它曾經閃爍過耀眼的光芒,吸引過世人的目光。這條道上產生過許多驚心動魄的故事,牽連著許多著名人物,就連嘉慶皇帝也為之賦詩紀事。走在這條古道上,久遠的歷史就會一一涌上心頭。它,就是古安龍始于官橋,終于盤江渡(北盤江)、花江渡,再通過古牂牁江上的鐵索橋,前往省城乃至中原的府城北路。   
          古道商旅愁
          早在一萬多年前的舊石器晚期,地處西南的“兩江”(南北盤江)流域就已有人類活動,南北盤江就像母親兩只巨大而溫暖手,一南一北將黔西南各族人民擁入懷中,在這塊土地上創造了古老的文明,成為古夜郎極其重要的組成部分。公元前135年(西漢建元六年),受漢武帝派遣,唐蒙沿牂牁江(今盤江)說服夜郎侯多同降附,于今盤江流域置夜郎縣,今縣境為其轄地。北盤江渡和花江渡當時就為郡境通往北面的重要渡口。   
  
      
府城北路來往的旅人  王健供圖

          由于古代生產力極其低下,沿途地形極為險峻,加之地方政權更迭頻繁,戰亂連連,民不聊生,郡境往北無固定通道,經新興(今普安)和永豐分別達北盤江渡口和花江渡口為其主要方向,沿途長期以來均為林間小道。也就是“山澗溝壑本無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主要交通工具為人挑畜馱。致和元年(公元1328年)三月,元朝在紅水河(今南盤江)邊置安隆州,不久改置安隆寨。明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以來,隨著安隆洞、安隆守御千戶所等地方政權逐步鞏固,中原王朝為加強對西南云貴地區大小地方政權的治理,修筑古驛道也便提上了日程。
          明洪武年間,在安南(今晴隆),永寧(今關嶺)交界的清水江(今北盤江)沿岸先后建成的古驛道曰尾灑驛,新興驛、盤江驛。往郡境西北面可通滇(云南),東南面沿盤江驛可達粵境。尾灑驛,新興驛的延伸驛道從郡境北面漸達安隆守御千戶所(今安龍)所城城北,因規格不高,且幾經易改,通行仍很艱難。由于交通落后,崇山峻嶺的阻隔,中原王朝同郡地聯系十分有限,地方政權長期為地方土司所把持。


府城北路卡子隘鋪路遺跡 王健供圖

         斬三郎除惡霸
          明萬歷四十三年(1615年)安隆阿能寨原土著民族農奴出現了郎剛、郎很、郎暴兄弟三人,他們日食斗米、生吃牛肉,天生強悍,力大無窮,可以用手提起大水牛在河溝洗澡,三兄弟可拉二百四十石大弓,而且生性兇殘,經常欺男霸女、打家劫舍。由于不滿外來氏族的統治管理,于是糾集一幫土民,盤踞在阿能寨對面的桑郎山上,安營扎寨、聚眾造反,要與岑氏土官爭奪地盤。每年逼迫百姓納糧貢米、上繳牛馬豬羊,若不按期繳納,就下山搶劫,所到之處,百姓遭受其殃,害的雞犬不寧。就連朝廷欽賜世襲的安龍土司長官岑軾也被“三郎”射殺。三郎的惡習激起了民眾的極大憤慨,萬歷四十三年三月,貴州巡撫張鶴鳴撥數萬精兵,在岑軾之子光裕的協助下,征討三郎。最終將“三郎”活捉,并押解至安隆所城游街示眾,最后斬首于北大街。三郎被斬首后,尸體被埋在城北的一座山下,未防止三郎的陰魂不散,繼續禍害陽間生靈,于是將黃銅涂抹在三郎墳頭的石碑上,以壓制其墳堂風水。取名曰“京觀之碑”,當地人簡稱“京碑”。因黃銅近似金黃色,還被誤傳為“金碑”。安龍“京碑”的地名就由此而來。《左氏傳》有云“鋒鯨鯢,封尸以為京觀”。

        長亭話離別
         隨著安隆守御千戶所等地方政權的鞏固和日漸繁盛,中原王朝對郡地的治理也日漸增強,任命、派駐的的大小文武官員及文人騷客也日益增多,在中原大地官場上早已司空見慣的迎來送往風氣,在西南郡地也盛行起來。清乾隆末期,福建汀州定居郡地的商人黃紹魁捐白金于城北二許里培建接官亭。嘉慶二年(1797年),毀于兵災,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興義府知府張锳就舊址重建此亭,亭為石柱翹腳攢尖頂,亭側建有殿堂,建筑工藝精湛。故又名:“接官廳”,“拱極亭”。建成后,張锳親自撰聯云:“短長亭畔悵離群,對茲青草綠波,只悵客行太速;來往道旁欣聚晤,迎到紅塵紫陌,敢云賓至如歸。”又聯云:“守鎮重邊城,突兀雄關,鞏固北門鎖鑰;帡幪宏遠域,穹窿廣廈,爰休南國風塵。”從此,接官亭便成了官署送往迎來之所,同時也是民間送別遠行親朋之地。長亭故人雖已被時日消逝,可當年“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的離愁別恨時時在腦海浮現。

         嘉慶喜賦詩
         清嘉慶二年(1797年),南籠布依族起義爆發后,起義軍根據地雖在南鄉洞灑,可戰斗首先是在府城北路卡子隘附近的額老寨打響,起義軍同清軍先后在府城北路普坪等地發生了許許多多極其慘烈的戰斗,喊出了“霧騰騰,燒普坪,南籠吃早飯,殺上云南城”的口號。云貴總督勒保受嘉慶帝欽命,自銅仁還兵,沿關嶺、新城(今興仁)、卡子隘、普坪,五洞橋,從府城北路一路過關斬將,在地方團練的協助下,直撲府城、洞灑,最終將起義軍殘酷鎮壓。捷報傳來,嘉慶帝龍顏大悅,親自賦詩曰:“一戰克關嶺,大路得通走。繼解新城圍,遂克卡子口。”“旋由普坪進,直抵南籠赳。”

        鋪路變通途
         清政府鎮壓南籠布依族起義后,將南籠府改為興義府,統轄盤江各屬,才修通了府治北至新城(今興仁),又至東北安南(今晴隆)的鋪路,沿途共設有在城鋪、壩弄鋪、普平鋪等十二個鋪,至此,府城北路通省城大道才得以正式修通。魯溝塘訊也在此時設立。與此同期,府城東北至貞豐州的鋪路也修通,同樣可達省城。
         始于咸豐八年(1858年),終于同治十一年(1872年),長達14年之久的咸同白旗起義在府城北路也留下了深深的印跡。如果說南籠布依族起義迫使清政府采取懷柔政策,進一步加強了對郡地的統治,咸同白旗起義卻動搖了清政府在西南地區的統治,此后,張鴻藻、蒙養正、許可權、罾憲章、黃任俠等人紛紛走上了推翻封建制度的革命道路,尤以出生清興義府普坪,在辛亥革命武昌起義中為副總指揮的苗族將軍王憲章最為著名,武昌起義后被孫中山任命為“江蘇江北討袁總司令”。
         1935年1月,中共中央召開遵義會議后,紅軍采取聲東擊西的戰術,四渡赤水、南越烏江、威逼貴陽,蔣介石急調滇軍前來圍剿。紅軍甩開敵人向西疾進,連克定番、長寨、廣順、紫云等縣城,強渡北盤江,與黔軍展開激烈戰斗,于4月13日拂曉占領貞豐縣城。貞豐被攻克后,紅軍一部大致順著府城北路抵達安龍,后又與其余紅軍先后沿北路離開安龍,前往云南。4月18日22時30分,朱德司令員電令:“一軍團應進至馬路河,第二師及后梯隊經坡妹到老(冗)渡,該師另一團及該梯隊經安龍,無敵情時則進取安龍,收集云南情報及資料,準備二十日轉向興仁。”紅軍分三路向安龍進發:紅一軍團一部從冊亨縣坡妹進人縣境,在篤山休息后經納坡、頂平、納院、坡利出境入興仁縣馬路河;紅三軍團一部從貞豐進入北鄉,后陸續進入云南。
         1938年南籠公路的修通,府城北路古驛道的使命也就基本結束了。南籠公路自睛隆縣沙子嶺起,經興仁至安龍縣城止,全長134千米。該路是沙(子嶺)八(渡)公路的前段,縣境內里程為34千米。民國25年(1936)1l月破土,27年(1938)4月通車。時稱南(安南)龍(安龍)公路,縣負責修筑24.52千米,全縣6000名民工參加修建。

        北盤江新鐵索橋

         現如今,從縣城沿313和210兩條省道分別從興仁和貞豐上高速,早已能快速到達省城貴陽啦。北盤江上的鐵索橋早已今非昔比,城北古鋪路及其接官亭中送往迎來的過客也漸漸從歷史的長河中褪去,可歷代龍城人就是從這些曾經的輝煌歷史文明中不斷增強文化自信,持續開創更美好的未來。

編審:融媒中心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返回頂部
中文字幕无码播放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