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關注我們: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掃一掃

風格切換

您的位置: 首頁 >>印象文化 >> 查看內容
印象文化

顛沛流離那三年

印象鎮寧 2021-11-15 13:41 16225 0

摘要:  不管過了多少年,爸爸媽媽對我的愛是不變的,我對爸爸媽媽的感恩也是不變的。時間可能會沖刷掉許多短暫的東西,但愛和感恩,一定是永恒的。

          印象貴州網訊(潘思源)我是一個喜歡回憶往事的人。


         十七歲那年,我剛剛上高中一年級,因為爸爸生了一場大病,媽媽為了讓爸爸上班和我讀書方便,就把我們一家住了十多年的房子賣了,就到離我讀書和爸爸上班的地方租房了,尚不懂事的我,聽爸爸媽媽說是為了還貸款才出此下策(其實是為了籌錢給爸爸治病吧)。直到現在,我還清楚地記得那幢房子的模樣。

                            家道衰落別舊居

           原來住的房子是一幢五層樓的小樓房,我家住在第三層樓的北面,約有140個平方的面積,這樣的房子在我生活的小縣城,也可以說算得上是中等水平了吧。


           以太陽東升西落的自然定律來區分的話,我的房間跟爸爸媽媽的房間在南面,客房在北面。我的房間并不大,但卻承載了我的整個童年。那里雖然背光,可是住在那里我并不覺得孤獨,在房間里,我可以盡情地唱歌,有時候也帶來我的朋友徹夜長談,當然也曾在房間里偷玩整夜的手機。


           我的房間里有一個大書柜,上面密密麻麻地擺滿了書、筆記本以及各種證書。爸爸對我說,那是他的讀書生涯,以及參加工作以來的“寶貝”。房間的隔壁就是爸爸媽媽的房間,每次進去都是找媽媽拿生活費買吃的。里面有一張化妝桌,上面堆滿了各種各樣的化妝品,小時候由于好奇,我把媽媽的一瓶什么東西弄掉在地上,為此,我還被媽媽說了一通。房子的北面是客房,那個房間有一張帶書架的電腦桌,還有一臺“清華同方”的電腦,那時候,只有舅舅是見過世面的人,所以經常請他來試一試電腦的好壞。客房挨著樓道,那些我偷玩電腦的日子里,我都能在爸爸媽媽進門前撥掉插銷。只要耳朵聽見高跟鞋和一串鑰匙搖晃的聲音,我都能準確地分析樓道上的是不是我的爸爸媽媽。


          房間的東面是又黑又小的廚房,洗菜池下面的排水口老是堵著,總是爸爸挺著大肚子冒著惡臭蹲在旁邊清理干凈才得以繼續使用。西面分為兩邊,一邊是衛生間,一邊是客廳。衛生間是我上中學那幾年最頭疼的地方,廁所下水道也老是愛堵,堵得家里到處都是糞水,每次都把家里弄得很臭,那時候沒少為這個問題煩惱。雖然這個房子漏洞百出,但是我跟爸爸媽媽在這里快樂且幸福地度過了一個又一個四季。后來我上了高中,我家的房子賣了過后,我們就搬進了大姨家。

                           租房居住淚縱橫
 
          大姨家是一幢三層樓的小別墅,有很多空房間,所以還夠客納我們一家三口。雖然是親人,但是還是有寄人籬下的感覺,不過慶幸的是大姨和韋叔還有他們的兒子沒有排擠我們,因為是親人的緣故吧,大姨和韋叔對我們家都很好,讓我重新有了家的感覺。雖然大人之間時不時有些矛盾,但現在我仍然心存感激,感謝他們在我家家道衰落的時候,收留了我們,給予了我家莫大的幫助。


          我家在大姨家借住了半年之后,爸爸媽媽通過關系,找到了我所讀書的高中附近的一個小區,25樓,挺高的,房租挺高的,還好是電梯房,方便生病的爸爸上下樓。那是一間三室兩廳的房子,比我家原來住的房子大了一點,但只有我跟爸爸媽媽三個人住,多少有些許不值當。這個房子離我上學的地方更近了,小區樓下都是小吃攤和很多店鋪,非常方便,可我心里還是忐忑不安,總覺得不是自己家的房子住著很是別扭,就這樣,湊合著過了一年。


                          廉租房內圖新夢
                         
          在我讀高三的時候,由于小區房租太貴,而且住不了那么多房間,爸爸媽媽的負擔有些過重,所以搬到了一處廉租房,我家住在二樓,兩室一廳。在我的印象里,租房好像不是什么光彩的,但是想是這么想,我的本質絕對善良,也沒有高人一等的意思,但我還是自卑,很多次不敢跟同學說我的家庭住址。

         住進廉租房不久,我已經高三了,已經去另外一個城市的輔導機構加強學習訓練了,兩周才回家一次。我對這個“家”的印象一直沒有好感,簡陋的廚房,昏暗的房間,還有幾平方米的衛生間,甚至幾平方米的客廳,每次洗澡都要廢半天功夫,用完馬桶的水洗澡水管就沒有了熱水,同樣洗澡的時候沒有水沖馬桶…所以洗澡和上廁所,中間要間隔十幾分鐘。客廳的沙發不能同時坐下我們三人,必須得有一個人坐在旁邊的凳子才能看電視,小得喘不過氣的房子只能放下兩張床,一張是媽媽專屬,因為她是女性,還有是爸爸生病以后,她成了家里主要的頂梁柱。還有一張,我跟爸爸換著睡。每次放假回家,他總是讓我睡床上,而體型較胖的他,擠在只能容納他一半身體的沙發上,不能翻身,動一下都好像會掉下去一樣,我不知道我放假回家的那些晚上他是怎么熬過來的,況且他還是一位腦溢血后遺癥患者。但我肯定知道,這是他對我的愛在支撐著他。但是有時候我還是堅持讓他睡床上,我睡沙發,畢竟我還年輕,可以隨便折騰。

                        

                         一紙狀元終翻身

         
          我們三人,在那個鳥籠一樣的房子里,見證了我的大學錄取通知書。雖然考的大學不是很好,但也是給我的爸爸媽媽遞交了一份滿意的答卷。后來我上了大一,到了2020年的國慶節,我收到了媽媽的消息,說我家的新房子可以搬家了。我很自責,在千里之外的我不能幫忙一起搬家。但我真的很開心,我和爸爸媽媽擁有了屬于自己的空間,這光鮮亮麗的新房子背后,少不了媽媽東奔西跑的努力,還有我爸爸工資的支持,只是我沒有付出什么,為此我的心里一直不好受。雖然在新家已經住了一年,很多方面已經適應,有很多親戚朋友來家里面做客,對這個新房子夸了又夸。再去回想那三年顛沛流離的生活,相信我的爸爸媽媽一定比我還開心吧。


           我媽媽一直是我心中的女強人,爸爸生病后,她付出了太多太多……


         結束語:這篇文章是我一天之內突發奇想寫出來的,也許略顯粗糙,因為沒有過多的修飾,沒有華麗的詞藻,每一句都是那么的真實。其實這更像是我家三年的“遷徙史”,每一年都是不同的經歷不同的感受,每一年都住在不同的房子,但唯一相同的是,不管過了多少年,爸爸媽媽對我的愛是不變的,我對爸爸媽媽的感恩也是不變的。時間可能會沖刷掉許多短暫的東西,但愛和感恩,一定是永恒的。






編審:融媒中心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返回頂部
中文字幕无码播放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