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關注我們: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掃一掃

風格切換

您的位置: 首頁 >>印象文化 >> 查看內容
印象文化

諸暨,警界涌動的溫情 ——《警官詹友法》后記

印象貴州 2021-11-22 09:35 4913 0

摘要:  這次寫后記,我特意從二十多年前的舊辦公桌里翻出詹老師1994年給我的名片,這張二十七年前的名片明顯烙上了那個時代的印記,就用它作題頭照吧,一來仍是懷舊,二來仍是希望諸暨民眾在享受安逸生活之余,偶爾憶及這位 ...

          一
          印象貴州網訊 (作者:陳永新)寫了《警官詹友法》后的二十多天中,我一直被一股涌動的暖流所包裹,反響之大,是我始料未及的。


          那天早起,腦海中忽然涌起一個故人詹友法的形象,時而模糊,時而清晰。時至深秋,滿眼秋風落葉,觸目傷懷,人容易莫名感傷。到了晚上,風雨大作,詹老師的形象又涌上心頭,從小時候籃球場上為他撿球到他黑著臉坐在邊三輪車斗上的神情,點點滴滴,思念如潮水般襲來,聽著窗外雨點拍打落地窗的聲音,心中五味雜陳。我想:古人所稱風雨念故人,大抵就是這種情形。


         于是,我斜倚在沙發中,在手機上一刻不停,用三個半小時一氣呵成寫下這篇文章,未作片言只語修改。中間只是給詹堅均(文中主角詹友法愛徒,現任諸暨公安局副局長)打了個電話,讓其務必聯系詹老師家人提供一張詹老師當年打籃球的照片明天發稿時作題頭照用。
         次日中午,收到堅均從師母處要來的照片,插到文章中,隨即在我私人公眾號“尋找飄蕩的忠魂”上發布,下午又在我個人新浪微博上再發。
         到了晚上,文章已傳得熱鬧翻天,網上鋪天蓋地,人民日報新媒體平臺《人民號》、國內流量最大的《今日頭條》、獀狐、百度APP、網易、騰訊都轉發了此文,當晚,新浪微博及今日頭條顯示的閱讀數據雙雙沖上10萬+,其后,更是一路狂飆,分別上了44萬和22萬。
          令人感動的是:海峽對岸的《臺灣新報》也全文轉載,由此可見,盡管兩岸體制不同,但同文同宗,人情、人性總是相通的。相信感動臺灣讀者的,一定不是大陸詹警官的神勇破案而是文中無處不在的細微感情。看著繁體字版的小文,忽然有種異樣的感覺。

          反響最熱烈的當然莫過于詹老師供職了幾十年的諸暨公安局和與他相濡以沫幾十年的家人了。
          晚上接到一個陌生電話,稱是詹老師女婿,也是警察,說他岳母今天一整天平靜不下來,眼淚汪汪,說我們家友法去世十多年了還有人記得他,非要女婿打電話給我代表全家表示感謝,于是,女婿從堅均處問來我號碼打了過來。
          接到這樣的電話,我心中的感動是可以想見的。
          幾位公安局的前任局長副局長以及已調離公安的老友也給我發來短信,其中一位難掩激動連發幾條,說你的文章使我感到詹副又回到身邊,另一位居然發短信稱我為陳老師,我笑稱:我們熟悉這么多年不要這么見外吧?他回復:今天例外,明天仍然叫兄弟名字。
          次日,我酒店總臺收到一只自稱是警察的人送來的大甲魚,放下就走,說轉告陳總表示敬重,并無結交之意。
          公安局警官的微信朋友圈大概從來沒有這么熱鬧過,我給堅均打電話,他開會未接,只回了一條短信,說:朋友圈里一塌糊涂了。
          又過了幾日,忽然接到詹老師外甥陳暉電話,他與我三十年前就認識,但一直沒有來往。他那天喝了酒,電話中居然帶有一絲哽咽,他說:舅舅躺在鳳凰山公墓十多年了,今天因為你的文章,許多人又記起他來,我代表全部親屬感謝你!
          在詹老師的老家山下湖,我與他有許多共同的朋友,那幾天打來的電話,幾乎所有內容都指向了同一個名字:詹友法!
          ……
          另外,還有許多感人情節,篇幅所限,已無法一一列舉。
          一篇小小的懷舊文章居然引出這么大的動靜,說明在這個物欲橫流的時代里,人情、人性更顯得彌足珍貴!
          一個已過世十多年的老警察,因為一篇小文章引發這么多人記起他,他的人格魅力和當年的影響力,不言而喻。
          可以想象,如果詹老師還在世,見到我寫他的文章這么熱鬧,一定會用手指親熱地戳我額頭并嗔怪:小主!弄得介鬧熱做啥格?

          
          二
          這兩三年中寫了不少文章,大都被國內所有知名網站轉發,網絡上也算微有薄名,但是,文章所涉,主要就是宣傳抗戰,偶有描述親情友情文章,除了為抗戰英烈仰天長嘯,不吝筆墨大加頌揚外,從來沒有為任何一個群體唱過贊歌,因為我覺得:和平時期,任何職業都是社會機器正常運轉的組成部分,在某一個時期,對一個行業的故意抜高或貶低,都無聊得很。


         但是,對警察這個行業,我多少還是有些敬意,因為它是和平年代職業風險最大、也是最辛苦的行業之一。
         小時候看田華演的《秘密圖紙》,少年時看仲星火演的《405謀殺案》,于洋演的《戴手銬的旅客》,對那些神勇公安,心中好生羨慕。及至中年時在北京工作,每每喜歡早發夕至,一騎絕塵,獨自駕車往返北京諸暨之間,每當我半夜駛出高速諸暨出口,轟鳴著開進熟悉無比的諸暨城,看到閃爍著警燈,半夜穿梭于大街小巷的警用摩托車上全副武裝的小伙子,平添親近之感。
          詹老師任上的主要搭檔是時任公安局副局長、局長的許岳年,這位從基層走來的公安局長在諸暨的名聲與詹老師同樣響亮,所不同處,許局比較深沉,喜怒哀樂不形于色,使人平添了幾分敬畏。他手下的警察在背后都叫他綽號“老牌”(老牌特務之意),但這綽號卻無絲毫不敬,許局也知道,他也不以為忤。因為許多弟子視他似兄似父,叫綽號只是親切,并無犯上之意。詹老師的弟子盡管怕被他訓斥,但內心也把他視作家中長輩,時不時到他家中混吃混喝,而詹師母也被公認為諸暨最賢惠的警嫂形象,無論何時,家中來幾個蹭飯的小伙子,她都樂呵呵地好生款待,一副長嫂為母的模樣。


          許局一直理個板寸頭,手握一只茶杯,慢條斯理,不疾不徐,一副任憑風浪起,穩坐釣魚臺模樣。那年濮存昕演的《英雄無悔》火遍全國,但我總覺得他演的公安局長高天 太過英俊瀟灑,與現實有距離,有一次朋友間爭論此事,人家反問我你覺得公安局長應該是什么模樣?我脫口而出:應該是老牌許岳年理板寸頭的形象。
          高天在劇中有一句在公安指揮中心捏著話筒抑揚頓挫的臺詞:“南濱市全體公安干警請注意:攔截一輛白色尼桑轎車,車號為xxxxx,發現后立即扣押”,字正腔圓,威則威矣,總覺得有些話劇味,不如詹友法那句“日得倷個娘,先抲得來再說”來得生動、過癮。
          有一次在飯局上碰到老牌許局,他敬了我一盞酒,拍拍我肩膀說:陳大!(說來慚愧,盡管我是半吊子的非正式律師,但諸暨官方坊間以此稱呼我者甚眾),打官司名氣不小,今后可不能打公安局行政官司!我聞言一樂,調侃說:那有人起訴公安局時你請我吧,我也出點風頭。沒想到許局非常認真一口回絕說:我公安局自己有法制科的,請什么外部的律師,牌子都倒掉了。
          此言一出,弄得我好生尷尬。
          這老牌局長后來升任紹興市公安局副局長,分管刑事,在他任上,有一樁諸暨百貨公司的持槍搶劫案一直未破,許局為此耿耿于懷,直到退休后幾年還一直盯著此案,真正上演了現實版的《無悔追蹤》,后來此案終獲偵破,壓在這位退休警察心中的石頭才落了地。
          責任感三個字,是需要警察用實際行動,甚至用赴湯蹈火、用生命去演繹的,這就是和平時期警察與其他行業的不同之處。
          三
         我對諸暨公安一直懷有特殊的感情,當然,任何感情都不可能是沒來由的,我對公安的感情來源于老同學酈志燦、三毛王國均,他們是我江藻中學時的校友。
         志燦1981年從警校畢業穿上白警服時,我還在茶廠制茶車間做苦力,有時他穿著制服偶而來我機器旁晃悠一下,十八、九歲的我正是虛榮心最強時,便覺得特別有面子,用工友的話說,是“公安局里有人咯”。
         后來他又逐漸介紹了幾個警校同學一來二去成了朋友,少年時代結交的朋友相對純粹,及至志燦當交警大隊長幾年,我喜歡飚車,一年到頭罰單不少,從來沒有讓他簽字免一次單,都是讓司機老老實實在窗口排隊接受處罰。
         八十年代公安局里有個規定,凡是民警岀現場勘查尸體回來(包括兇殺、事故、自殺等),可以在商店買一瓶1元5角以內的白酒報銷(不知是消毒還是沖晦氣),但必須當月報掉,過期作廢。志燦那時滴酒不沾,老是有指標累積,知道我貪杯,便常常買一瓶1元4角5分的竹葉青或二鍋頭叫我去喝。
         公安局食堂也沒什么菜,我就拿個鋁制大飯盒花6角菜票去縣委招待所買兩碗三鮮來吃,志燦有時也叫上幾個同事一道喝。
         有一次我喝多了,吐了自己一身,揺搖晃晃扶著木樓梯上志燦宿舍睡了一覺,醒來后借口自己的衣服沒法穿了,便想借志燦的白警服穿出去出風頭,志燦猶豫了一下,把白警服給我穿上,但迅速摘下了兩塊紅領章,我嘀咕著騎車出公安局大門,滿大街看見熟悉的人就打招呼,生怕人家沒看見這身白警服。
          又一次酒桌上,一位弟兄說他在警校時擒拿格斗全班名列前茅,曾從兩樓陽臺縱下生擒竊賊,又說回鄉時曾以一敵三,卸得兩人手腕脫臼,我那時年輕氣盛,又天天在老鷹山上練腿功,便說你那擒敵拳確實凌厲,但如果近不了身便未必管用,說著說著兩人便當了真。
          那弟兄借著酒勁把我拉到政保股面前的小道地要讓我領教,我被迫應戰,三招下來,明顯是我的腿功占了上風,志燦在邊上說:看靈清了,今天的擒拿擒不起來的。
         他覺得沒了面子,發了狠,說今天非擒起來不可。我一看再下去要傷和氣,再說他已挨了我幾腳,我就賣個破綻,故意讓他尋機把我擒起往地上重重一摔。我打個滾起來后拍拍泥土繼續摟肩搭背去喝酒。
          過了十多年,那弟兄調離諸暨,我聞知后讓志燦召集老友為他餞行,我來請客,未料志燦聯系后那老兄卻說沒有必要,氣得我跳腳大罵。
          又過了七八年,忽然接到那老兄電話,說有事找我,我先一句“你這死人這次怎么有音訊了?”,然后罵罵咧咧五分鐘,他在電話那頭只是呵呵大笑,說我今天有充分思想準備讓你罵五分鐘的,你罵夠了吧?罵夠我就說正事了。
          少年時代結交的朋友真是輕松,沒有那么多禮數,哪怕十來年不聯系心中總還是惦記的,見面先罵上一頓,也是親切。

        
          四
          上次文章的末尾,用了一張詹老師在諸暨城里縣龍山頂穿著襯衣拍的一張照片,他身后的背景是安逸祥和的諸暨小縣城。收到堅均發來的照片后,我幾乎是不假思索為這張照片配了一句話:詹友法和他守護的諸暨城!沒想到,這句話得到了眾多的點贊,有媒體朋友說這句話是高度濃縮的神來之筆。
          其實沒那么復雜,任何提綱挈領、搜索枯腸式的總結,永遠不及內心噴涌而出一剎那的情緒,我當時確實覺得用這樣一句話來概括時任城關派出所長、公安局副局長,為守護諸暨城嘔心瀝血、積勞成疾以致英年早逝,還沒有拿過一分錢退休工資的老警官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這次寫后記,我特意從二十多年前的舊辦公桌里翻出詹老師1994年給我的名片,這張二十七年前的名片明顯烙上了那個時代的印記,就用它作題頭照吧,一來仍是懷舊,二來仍是希望諸暨民眾在享受安逸生活之余,偶爾憶及這位脾氣火爆的神勇警察和他曾領銜的警察群體,在日夜操勞、無時無刻守護著我們的安全!
         當然,上次那個文章和今天的后記一發,詹老師和諸暨警察群體名聲遠播,已是沒有懸念的事了。
編審:融媒中心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返回頂部
中文字幕无码播放免费